江苏快3平台

再入太行寻茶缘

2019-10-18 10:26:29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 霍建明
 
  缘起小文聚茶园
 
  说来话长,生活中很多事,确属偶然。
 
  因喜欢茶,2017年初夏时节,约几个朋友到邢台临城桐华村东篱茶园去看了看,茶园生机勃勃,茶叶味道醇香。一时来了兴致,就写了篇小文刊登在《河北法制报》上。发表之后,受到了不少朋友的鼓励,以为也就这样了。殊不知,大约到了2017年11月份,一天上午,正上班,我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犹豫了片刻,还是接了。
 
  电话中一个陌生的男人问道:“您是霍先生吗?”我说:“是。”我接着问:“你是哪位?”电话那头传来着急的声音:“我是小张,前几天看到报纸上刊登了您写的那篇《太行深山有茶人》的文章,文章写得真好,文章的那位张占义是我父亲。”
 
  听闻此言,我大脑兴奋起来,答道:“噢,是有这么回事。”
 
  “这篇文章我父亲也读了,他非常高兴有人惦记他种茶的事。我父亲不认识您,让我想办法找到您,他想跟您见个面,表示感谢。我费了很多周折才找到您。”我说:“好呀,谢谢你父亲。”于是我们互相留下了电话。
 
  又过了几天,小张如约而至。小张个子高高的,比较瘦气,文质彬彬,戴一副眼镜。小张给我带来两盒灵寿太行绿茶,我就泡了他带的茶,一边品茶,一边聊天。我们言谈之中谈得最多是他父亲张占义先生。小张说:“我父亲约您开春之后去灵寿他的茶园看看。”我就爽快地答应下来。
 
  冬去春来,清明将至。一天,我打电话问了小张,说想定个时间去茶园看看。电话那一边小张犹豫了片刻回答:“随时欢迎您来。”
 
  忙忙碌碌又过了段时间,初夏时节,大约六月份吧,我约了几个好友,周日驱车奔赴灵寿寻茶。汽车从石家庄市区出发,一路向西北开去。此行路途虽比去临城桐花村好走,但也走了三个小时,才来到了五岳寨漫山花溪谷景区前一方农田前。这里群山环绕,景色怡人,正是种茶的好地方。小张迎上前来,为了接待我他是前一天来到茶园的。由于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见到如此美景中的茶园,我们径直进入茶园,看到长势喜人,北方难得一见的茶芽、茶树,我更是欣喜万分。小张将我引到一个茶棚中。我突然想起张先生,问小张,你父亲呢?
 
  小张面露沉痛的表情,喃喃说:“今年春节过后,我父亲在茶园心脏病突发,去世了。”我大吃一惊,没想到还未来得及见面人就走了。我怀着缅怀故人的心情来到了张占义生前工作的地方。张占义的工作室非常简陋,简直是“家徒四壁”,屋里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而已。桌子上面摆满了书籍,全是关于茶的资料。墙上挂着“河北省2万亩高标准茶叶生产示范基地建设规划示意图”,小张介绍说这是父亲的工作计划,上面标成绿色的部分就是规划中的种茶区域,虽然现在太行山茶叶种植面积已经扩大到千亩,但是距离2万亩还差很远。小张介绍说这工作室跟父亲健在时一样,他们都没有动过任何东西。古人有《陋室铭》,老张的工作室虽然简陋却承载着老张用种茶技术来造福百姓的梦想,也正如古人所云“何陋之有”!
 
  参观完,我们就在茶树间坐下,聊起来,小张给我讲述了他父亲的真实故事。
 
  太行深山种茶人
 
  小张娓娓讲道:“我的父亲张占义,1941年生人,1965年考入河北大学教育系学习,1970年调到平山南甸中学任中学教师;1974年到1991年,我父亲先后担任过灵寿县委办公室主任、护驾疃乡书记、灵寿宣传部部长、副县长;1992年调入河北省农科院土肥所、蔬菜所任书记。也是在这期间,我父亲56岁时在太行山五岳寨种出了上等的绿茶,打破了‘产茶不过黄河’的魔咒。”
 
  “父亲原本对种茶一无所知,属于半路‘出家’,故事还要从20多年前说起。1997年,时任河北省农科院蔬菜花卉研究所书记的父亲和同事到赵县柏林禅寺推销草坪草。因为帮助解决了寺内树木病害难题,方丈净慧法师邀请父亲一行人品禅茶以示谢意。喝茶时聊起‘赵州茶’,净慧介绍了‘赵州茶’的由来,并说自己当年曾想法移植攒林茶茶苗于柏林禅寺,可惜茶苗没能成活。最后净慧说,你们是搞农业科研的,请帮忙把‘赵州茶’从江西引回燕赵!”
 
  “我父亲自认自己对于种茶是门外汉,回去后本来想含糊应付过去,不料净慧非常执着,一直打电话催促我父亲赶快行动。我父亲这才仔细琢磨起种茶这件事。他想到南茶北移的项目如果成功,一定能造福百姓,毕竟茶园的经济效益比山里种的玉米红薯高多了,是加快当地脱贫的一个好思路。于是父亲的‘倔劲’被激发出来,那就干吧!”
 
  “我父亲先是找来许多关于种茶的书籍资料,又在灵寿当地走访调查。当年9月份,我父亲从江西运回来2万株攒林茶茶苗,分别种在灵寿县五岳寨、农科院院里等6个试验点。然而经过一冬,2万株茶苗几乎全部冻死。”
    “我父亲这才意识到还得去南方‘取经’。茶,‘南方之嘉木’,不仅好品种在南方,最好的种茶技术也在南方。1998年春,我父亲来到杭州的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取经。研究所的主任吴洵研究员听说我父亲要在河北搞南茶北移,当头泼了冷水:‘南茶北移是多少专家学者梦寐以求的事,到目前也只能北移到崂山、泰山一带,你又不是学农的,能成吗?’业界一个普遍的认识是,茶叶生产‘突破不了三八线’——茶树在北纬38度以北无法存活。”
 
  “我父亲的倔劲上来,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他态度坚决,就是要搞。吴研究员在言谈中也看出了我父亲的拧劲。于是他给我父亲支招,其实北方种茶主要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酸性土壤,二是冬天过冬不要冻死。听到这话,我父亲眼睛亮起来,酸性土壤太行山有的是,加上大棚技术不就满足条件了嘛!临走,吴研究员送给我父亲几本小册子,全是种茶的资料,而且表示有问题可以随时电话联系他。”
 
  “有了这座大靠山,我父亲自信满满回到河北接着干,这次他从杭州又移植了两万株‘龙井43号’茶苗。结果第二天,竟然下起了大雪,半尺多厚的雪把茶苗给埋了起来。这可把父亲急坏了,他心急如焚地给吴研究员打电话求救,吴研究员却很淡定,告诉我父亲,别慌,以前他在山东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只要过几天雪化了,茶苗在阳光下重展翠绿,不打蔫儿就没事。几天后,雪化了,茶苗顺利渡过‘一劫’。”
 
  “后来,陆陆续续中,我父亲又对抗过大风和寒冷的侵袭,解决了霜降危机,克服了大棚温度过高等等困难。终于,历时四年,也历经了各种各样的挫折,我父亲的茶园出茶了,定名为太行龙井。”
 
  “2001年7月14日,这一天我父亲毕生难忘——南茶北移科研项目顺利通过权威专家组的技术鉴定。农业部茶叶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出具的权威报告中这样评价太行龙井——外形绿润、匀整显芽,汤色绿明亮,香气栗香浓郁,滋味浓醇、鲜爽回甘,叶底绿亮、嫩匀成朵。这都是评价高档绿茶的字眼。”
 
  “那一年,从省级到中央媒体纷纷上门采访,报道南茶北移再获突破、跨过‘三八线’、改写了河北茶史的消息。上了电视的父亲一时成了名人。”
 
  “虽然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我父亲并没有停下脚步。灵寿是国家级贫困县,下一步我父亲计划加快灵寿脱贫的步子,把种茶变成造福当地百姓的事业。我父亲也是看准了,种茶对于山区人民脱贫致富和山区生态建设有着双重深远的意义。为此,我父亲注册了灵寿县展翼茶叶专业合作社,想通过合作社的领头作用带动老百姓一起种茶致富。茶园从几分地扩大到近百亩,沿着山沟倔强地蔓延,洒向太行山南北。农民们看着我父亲种茶比种土豆玉米合算,纷纷自发开始效仿。为了让南茶北移项目尽早造福人民,我父亲这位老党员奔走在太行山间地头,充当百姓的技术指导。”
 
  “后来,临城的曲保民夫妇、山西运城的张女士、阜平的康女士都先后来灵寿请教我父亲种茶的事。我父亲都耐心指导,毫不吝啬、藏私。现在灵寿、临城、阜平、运城的茶园加起来有一千多亩。”
 
  “其实,父亲的想法很长远,因为当了多年主管农业的副县长,他深知太行山百姓的苦,他一直想寻找一个真正让太行山农民脱贫致富的好项目,接下来我父亲想让茶农们联合起来,形成强势品牌,和旅游结合起来,助力乡村振兴,造福家乡的百姓……”
 
  “每年2月,天气开始回暖,大棚里的温度不好控制,这是父亲最操心的日子。春节假期,我父亲给工人放了假,自己则在山上看护茶园,这也是他老人家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的惯例。正月初六父亲从石家庄独自赶回茶园的工作室里,算是开了园。正好那几天气温骤降,父亲怕茶树被冻,有点着急上火,晚上他煮好老乡给送来的饺子,28个饺子吃了27个,剩一个没有吃完就离世了……”
 
  茶香旧事沁人心
 
  小张讲到最后,眼泪禁不住流下来,我的眼圈也红了。我为老张先生的故事所感动,心里也升起对老人的敬佩敬重之情。老张先生因为喝茶而爱茶,进而种茶,锲而不舍,把自己的余生都献身于茶事业,最终魂归家乡的茶园,这也是最好的归宿。
 
  我端起浸泡着太行龙井的茶杯,热茶汤凑近鼻子可以闻到甘醇的清香;品一口,茶水初入口即可感觉到滋味香馥;茶汤滚过舌面留下甜香不退;茶汤流淌入食管,喉头翻上来热且浓的芳醇。
 
  在茶香四溢的茶园里我陷入沉思,仿佛回到了初春时节,万物复苏,鸟语花香,在茶园中徜徉的感觉,犹如在茶的世界中,天人合一,达到了忘我的境地。夜幕渐渐降临,明月缓缓升起,在月光下邀举茶杯,瞬间进入了李白笔下“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境界。
 
  我想,茶,等的是一个懂它的人。人,等的是一杯倾心的茶。你若愿等,茶不负你。太行龙井正是等来了张占义先生,张占义先生也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坚持,造育着神奇的太行绿茶。茶与人是能够相通且相互成全的。
 
  一杯开水就仿佛那困苦的生活,茶在翻滚的开水中历经磨难,依然发出沁人的香气,正是这种精神让茶友们着迷。
 
  因茶而结缘,因茶而相识,因茶而来往,因茶而了解了这些种茶人的故事。因茶而追寻,我先后认识了邢台临城东篱茶园的曲先生夫妇、灵寿茶园张占义先生的儿子小张夫妇、阜平红色北方茶园的康女士,也知道了山西运城茶园的张女士,这些人都是因茶而结缘,都因茶而认识,他们都因缘而爱茶、种茶,且都在寒冷的北方种植成功,成了一个神奇的传说。他们都有共同的特点,对种茶事业锲而不舍,都失败过,历经各种挫折,但是都毫不气馁,砥砺前行,最后获得了成功。是啊,我们民族不正需要这样一种精神吗?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正需要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一种精神吗?
 
  美哉,东方这片神奇的树叶!
 
  (作者单位:河北省司法厅)
 
文章关键词: 太行 寻茶缘
分享到: